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浴风|夜走月牙泉

2022-09-05 21:34:04 795

摘要:夜的静谧中,沙粒击撞的敲打声,驼铃的摇摆声,风从远处吹来的呼啸声,时而沉寂,时而骤起,时而又轰然连成一体,使原本幻化无穷的鸣沙山更。因贪看鸣沙山上如波的沙浪,待到骑着骆驼一颠一簸从沙梁上下来时,暮色已从西边逶迤而来,眨眼就把四周的沙丘掩埋了。...

因贪看鸣沙山上如波的沙浪,等到骑上骆驼一颠一簸从沙梁上出来时,暮光已经从西面迤逦而成,眨眼睛还把四周的沙丘埋藏了。夜的恬静中,砂粒击撞的敲打声,驼铃的摆动声,风在远处吹的呼啸声,一会儿沉静,一会儿渐起,一会儿又顷刻连接成一体,使本来坐骑无穷无尽鸣沙山更显得高深莫测。

仅仅,害怕多作逗留,行程安排早已约了,第二天一大早还要出发去阳光,可是这个嵌进沙海中的月牙泉就藏在鸣沙山的夜晚,那就是大戈壁一道奇异的闪光点,近在眼前而不去亲密,就需要百分之二百的有憾。

骆队慢慢地朝前迈动,茫茫中虽看不清楚它留到沙坡里的蹄印,可是驼蹄踩到绵软的沙道里的踏踏声,还很清楚地留在背后。这也是一组八匹骆驼所组成的团队,骆驼与骆驼中间各自用一根绳子牵涉,拉骆驼的是一个本地女性,从一开始触碰咱们就没有看见过她的千山万壑。她头顶部用丝巾包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微小的眼睛小,脚底衣着马靴,全身上下裹得密不通风。从进山到出山,往来二十多里路,她始终没吭一声,仅仅踩前面留下的脚窝,闷无声息地进山,又闷无声息地出山。到达了目的地,“哟、哟”好几声,骆驼乖乖的前腿朝下一跪,让我们从骆驼峰上出来。离开时,又“哟、哟”好几声,骆驼后脚一蹬,又将我们驮上来。我认为好奇心,也尝试冲骆驼喊了两声,骆驼竟像聋了一样,任由我将响声拉得长出,连理我都懒得理一下。我无奈的看见那女人,那女人才无声的对于我笑一笑,说,它也不是我孩子,你没有喂养过它,怎么会听你的。我立即嘲笑她讲,原先你将骆驼当儿子养,难怪大家说话不算数,只听你的。女性知道失口,眼睛一垂着,太低了头。我看她身心疲惫,问她这样艰辛一天有多少个收益?这才极不情愿地告诉我,还能有多少收益?目前是高峰期,来的人多,山上山下跑个七八往返,腿都累肿了,再加上自己家的骆驼,给管理办缴了管理费用,剩余可能就四五十元。倘若淡旺季,也都够维持生计吧。我听完漠然,也不太好再说什么,就静静地落了山。

从鸣沙山的半山腰绕出来,掉转山脚下,到了一个沙坪上,天便黑严密了。那女人招乎大家落了骆驼,说沿着小道向前走,绕开沙丘,踏入个把里,就是你们需看的月牙泉。看我们还在收拾东西,她又说,总之天黑了哪些都看不到,去也是白走,必须去就快去,我等着。一边说着,席地一躺,靠在骆驼上打起盹。大家只能抹黑向前走,总之脚底有些是路,而且是管理办修的青石板路,两侧有灌丛,前面不远的地方也有灯光效果,谅都不会把路进错。但是高一脚低一脚绕来绕去,千辛万苦赶来有灯光效果的区域,一问,也不是什么月牙泉,反而是好多个烤肉串的摊位点,已经收摊子。一看我们行色匆匆,大晚上的还没有下山,着在我们饿急了,戴上小白帽的一个成年人满面笑容迎上来,问我们都是烤羊或是吃羊肉串,沸水能免费。大家摇摇头,说成去月牙泉不知道路该咋走?摊点主瞬间发生变化脸,喃喃自语了一声“精神病”,转过身给了大家一个后背脊。直至大家同意回到时一定来尝它的烤羊肉,这才瓮声瓮气拿切羊肉的刀子朝前一指,说,鼻子底下是大道,再向前走,还要问人!

可鼻子底下从哪来的大道,除开沙丘或是沙丘,前面一踩上去,便是一个坑,稀软稀软,用劲拔上去,后面又朝凹陷,拔了踩,踩到拔,走了还没几十米,就累到人直喘气。周边什么都看不清楚,鸣沙山黑不溜秋横在眼前,只看到了一个起伏的轮廊,月牙泉或是不知所踪。大家瞬间惊恐万状,着当迷路,脑子里立刻闪出电影上看见的这些困在沙漠里,辨不清楚方位,口渴而亡的逃荒者,条件刺激般立即咽喉口渴得住了烟,嘴巴也如同要开裂几个缝,求生的本能反应让我们禁不住都高喊下去。这一喊马上带给我们了活力,响声是以沙丘身后传出的,大家连爬带滚摸以往,果真几个男人女人立在沙坳里,一看见大家,冲着面前一潭静止不动的泉水就笑得变弯腰。显而易见,刚才那回音是他们传出的。

这便是月牙泉。

遗憾,并没有月的光夜晚看任何东西都模糊不清。觉得里的月牙泉像是一弯新月,两边上翘,正中间稍宽,淡定地趴在沙窝中。水面平整,看不冷水是蓝是绿,黑沉沉的,就像一个没数的谷底,一点漪涟也没有。月牙所包裹的龙洲湾,高高的突起,形近一个平台,上面有影影绰绰的房屋建筑,有寺庙有楼台亭阁也有塔形耸立的亭台楼阁,更多乃是辨不清楚色调的花草和花草树木。要来该是的绿色吧,由于星星点点的灯光效果从这些树缝中射出,把这些亭台楼榭倒映泉水中,尤其是在这天上星星遍布的夜里,除开墨绿色以外,也有令人进入一种梦幻仙境的矇眬感。听说上边便是后代修建了特供仙大家来小憩来享有世间香烛的好选择,有致力于招待送子娘娘的娘娘庙,有祈祷龙君光顾布云降水的龙王庙,有恳求普渡众生的观音菩萨忙中偷闲来这里度假的菩萨殿。除此之外还有一百多间哪些药王洞、雷神台、玉泉阁这些各路神仙来旅游观光的驻跸和庄院。因为天黑了,且无路可寻,他们只能相隔月牙泉望景生叹,去想像里面的千万景色了。

没法插翅掠过泉水,他们只能在泉边沉醉于。月牙泉周边,为了避免游客孤高自许,一不小心掉进泉水中,用细铁丝简单的围了一个防护栏,栏中长有一人多高的芦苇叶,手摸起来,发干涩的,一点体内湿气也没有。栏外是没有一点杂质河沙,仍然稀少稀软,脚一踩上去,就朝下降。趁着灯光效果衬托,大家不觉得动过求知欲,想别人是白天游月牙泉,大家为何不夜走月牙泉,或许比其他人也会有新的收获和发觉。尽管一抬腿心里很怯,总担心掉进泉里去,但这种感觉的确不一样。一会儿灯明柳暗,一会儿星沉湖中。一会儿风摇曳着芦苇叶,传出沙、沙沙作响的响声;一会儿小鸟划过河面,一道阴影匿迹在星空。鸣沙山在四周如猿巨人盘腿而坐,月牙泉如美少女顺滑地趴在山的臂膀,一切都是那般的和睦,一切都是那般的恬静。而在这恬静与和睦中,也有如音乐音乐符号一样的走路声,有节奏的在敲击着它的存在和密秘。就是这样,大家在南岸走了一遭又一遭,用脚来将月牙泉量了一遍又一遍。有的人说月牙泉的“月尖”到“月尖”有二百米,有的人说用估测月牙泉的南岸到龙洲湾超出六十米,争来争去谁也没个准。我讲,无论多长,因为我们用估测过去了,用脚来量过了,就证明大家到过这儿,他们的足印留在这里,月牙泉能记住夜里还有几个人看来它就可以了。大伙儿就笑我高傲自大,说我们又不是什么中央领导人,月牙泉什么鸟从未见过,记得我们几个小小的普通百姓。

听说月牙泉内还产有一种铁背鱼,岸上再长有一种七星草,说成人吃了能够益寿延年,能够永生不死。痛惜是指夜里,大家一种也没有见到,也没有摘到。只看到了满天的星星映在泉水中,又大又亮,还不时地眨眼着大眼,我们便说那便是铁背鱼、七星草了。虽是水里的,不可以益寿延年也无法益寿延年,但能保持清醒他们的大脑,洗亮人们的眼镜,让我们思考了这个在沙山的怀抱里,亲抚了这些在流砂的飘舞中,经历数千年的月牙泉为何竟然能“沙不掩泉,泉不涸竭”。是因为其四周有鸣沙山作屏风隔断,沙不可以动,风不可以袭,泉水从地底朝出冒,并没有人为干预和修建,自然就不涸不断了。有这样发觉,我们便觉得自己如果能够和月牙泉一样,心不长执念,自然也就能永生不死。不知道这样的想法对吗,便想要去问一问那一个卖羊肉串的摊位主,拉骆驼的小妇人,没料回到时卖羊肉串的已收了摊,拉骆驼的女子已靠在骆驼的身上睡过去了。

2008年8月

作者介绍

王盛华,原名李重华,艺名梦之。著名小说家、点评家、书法名家、文化学者。毕业院校大西北大学中文系。

系中国作协VIP、我国书画家协会名誉主席、全国各地国学经典组织办公会议副书记、中国民主同盟陕西省委艺术委员会委员会、山西省国学研究会常务副主席、北京长安大学客座教授、西北大学现代教授、西安城市建设职业学校教授、陕西民间文化家协会咨询顾问、陕西孟子学好咨询顾问等。曾任《西部艺术报》总编辑、陕西中国文联组联部负责人。出版发行《梦中家园》等经典著作20多部,获全国性奖37次。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