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祈福IP”锦鲤的前世今生:好运未必多,快乐不能少

2023-04-14 02:01:37 2365

摘要:实习生 李宇皓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沈杰群盘点刚过去的2018年网络流行风潮,“锦鲤”无疑是其中一个极亮眼的亚文化符号。在互联网时代,一条鲤鱼成了最大的“祈福IP”,令年轻一代网友们狂热追随。在中国文化里,鲤鱼很早就被当作好运的象征,...

实习生 李宇皓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沈杰群

盘点刚过去的2018年网络流行风潮,“锦鲤”无疑是其中一个极亮眼的亚文化符号。在互联网时代,一条鲤鱼成了最大的“祈福IP”,令年轻一代网友们狂热追随。

在中国文化里,鲤鱼很早就被当作好运的象征,其斑斓夺目的外观和健硕悠然的体态,充分迎合了中国人“锦绣富贵”、“飞黄腾达”等思维,自然而然演变为承载好运气的媒介,如“鲤鱼跃龙门”。

2013年7月,微博用户“锦鲤大王”注册账号,在互联网空间里把“转发锦鲤图”与祈求好运的概念结合在一起。随后该博主每天都会贴一些锦鲤图片供大家转发。每逢期末考试季、英语四六级考试等时间节点,社交网络上就会掀起转发锦鲤的热潮,目前“锦鲤大王”粉丝已多达1790万。

而第一个让锦鲤“成精”的人,当属火箭少女101成员杨超越。2018年《创造101》节目火遍全网,选手杨超越因自身唱跳实力受到争议,但偏偏她的人气一路飙高,最终在第三顺位出道后,杨超越被网友形容为“自带锦鲤体质”“庶子成神”,引发自媒体的狂欢,“人形锦鲤”的设定深入人心。

杨超越之后,“人形锦鲤”的称号又先后落到周立波、萧亚轩、王思聪、炎亚纶等公众人物身上。这些名人通常因为某些事件给大家形成一种被命运眷顾的“天选之子”的印象,于是也自动加入“锦鲤库”。

2018年10月,微博用户“信小呆”成为支付宝2018中国锦鲤,获得支付宝以及全球各大商家提供的“中国锦鲤全球免单大礼包”,短时间内圈粉无数。除了本人头像、照片等成为网友转发的新“锦鲤素材”,她每条微博的评论区都成了“大型认亲现场”。

在支付宝中国锦鲤活动之后,全国各地纷纷刮起了 “锦鲤风暴”:深圳和杭州等城市出现“地方锦鲤”;各高校发起校园锦鲤;知名博主举办美妆锦鲤、读书锦鲤、电影锦鲤、考研锦鲤……虽然这些活动本质上不过是一直以来都存在的网络抽奖,可一旦套上“锦鲤”的外衣,顿时变成了夺人眼球的新营销手段。

前段时间,一些自媒体对年轻人转发锦鲤的行为提出批评,认为这是一种妄图不劳而获的投机行为,称许多年轻人“没有锦鲤的命,却得了咸鱼的病”。

在批评者眼里,转发锦鲤者最大的罪过在于白日做梦,不切实际。就拿成为“支付宝锦鲤”这件事来说,考上清华大学的概率甚至都是这件事的一千倍,转发者将希望寄托在运气身上,简直是痴人说梦。

但也有人认为,转发锦鲤的行为侧面反映出年轻人无处安放的“颓”和“丧”。年轻人转发锦鲤以求好运,无非是因为现实生活中面临着考试、升学、工作等巨大的压力。转发锦鲤的行为能给自己一点积极的心理暗示,进而缓解一部分压力。所谓“未知苦处,不信神佛”,如果不是摸不到解决生活困境的门,谁又会热衷追随一个微乎其微的中奖概率和几条虚幻的鱼呢?

从文化研究的角度审视,转发锦鲤的行为实则是一种群体条件下的狂欢游戏,文艺理论家巴赫金提出的狂欢化理论或许能提供另一种理解的视角。巴赫金所说的狂欢,可视为一种民间诙谐,特征是集体性游戏地颠覆、调侃、亵渎神圣或规范。网友们在转发各种锦鲤表情包时,也怀揣着一种对于传统的颠覆心理。

另外,在群体驱动下参与到锦鲤转发大军,该行为亦是寻求群体身份认同的表现。

“大家都在转发啊!我就是凑个热闹,没指望真能中奖。”在被问及转发锦鲤抽奖活动的原因时,北京某高校大学生李晓说。和李晓一样,许多人参与锦鲤转发抽奖活动会自嘲 “组成分母”,相较于期待好运气,他们更多享受参与群体行动的快感。

李晓表示自己在考试之前也会转发锦鲤图、杨超越表情包来保佑考试通过。“转发了锦鲤图的话,如果最后成绩真的不错,就会觉得锦鲤图真的有用,如果成绩不那么理想,也不会觉得是锦鲤图没用,而是自己没准备好;但是如果不转发,成绩结果不理想,说不定还会后悔考试前没转发锦鲤。”

李晓认为这种行为等价于积极的心理暗示,转发锦鲤后,考试时会感觉得到锦鲤“护体”,自信大增,仿佛更有力量攻克难题。

在转发者眼里,锦鲤只是一个“吉祥物”式的存在,越努力越幸运才是大多数人相信的真理。就像“锦鲤本鲤”杨超越所言:“只要是努力活着而且想让自己活得更好的人,没有人不累,没有人没付出汗水。”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